關於部落格
活了20幾個年頭
小時後由家人幫忙做選擇
長大了 開始人生抉擇的課程
等到了長眠的那個世界
是不是還要繼續抉擇下一個人生的開始
  • 23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要說再見1

 隴罩在一片黑暗中的長安城,唯一有零星燈火的地方是皇城的東宮。   「太子,已經亥時末了,請讓奴才為您更衣就寢吧!」   「王公公,你一個時辰中已經說過十來次這樣的話了,你不累嗎?」一個面容佼好的男子,似笑非笑的看著演這位忠心的老僕人。   「殿下,奴才是......」   「是為我好,明天還要上早朝,要早點睡才有精神。王公公,我知道你的用心,不過我現在還不想睡,你們就先下去吧!」雖然口氣溫和,嘴角和眼眸都盛滿笑意,不過所發出的氣勢卻是不容許抵抗的。   「殿下......唉,奴才告退。」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不過礙於殿下散發出來的寒意,還是自己的安全要緊,免得這麼老了還要遭受身首異處的災禍。   看著一班可有可無、只會聽命行事的奴才都走後,太子慵懶的朝著柱子後面那抹與黑暗融為一體的身影瀁開了一抹勾人的笑。「祁,你還要躲到什麼時候,再不出來我可是要睡了。」語畢還打了個誇張的呵欠。   「戍,你知道這樣很醜嗎?貴為一個太子竟然這麼沒氣質。」被喚為祁的是一個高挑纖瘦的蒙面男子,看到太子倒也不行禮,還直呼名諱。   祁像貓一般的無聲走向太子身邊,太子大手一環,將他摟進了自己的懷裡。   「呵,就你最有氣質,最有勾引我的氣質。」太子將祁的的面巾摘下,露出的是一個精雕細琢的如玉面貌,蘊含些許水汽的的美眸直勾勾的,像是要把人給吸進去了。太子看著這麼一個經過仙人雕琢的可人兒,大手輕輕的滑過那細膩的肌膚,停留在紅豔欲滴的唇瓣,低沉好聽的男音在祁的耳邊響起「多麼美的人,是上天的恩賜麼。」   「太子......」祁有點意亂情迷的低喃眼前這個尊貴的人的稱號。忽地自己的雙唇被霸道的侵略。   「不准這麼喊我,你只能喊我的名,我的名只讓你一個人喊。」   「戍......嗯......」祁聽話的喊了太子的名諱,雖然他命令的有點霸道,不過這是他給自己的恩寵。   太子滿意的再度漾起笑容,直叫祁看傻了眼,免不了自己的唇再度被親咬、啃囓。   赤裸的胸膛泛起微微的緋紅,感受那不安分的手的溫柔愛撫,所到之處莫不引起顫慄和一聲聲銷魂的呻吟。   「祁,我想聽你喊我的名。」太子邪媚的眼勾著祁飽受情慾折磨而無助的靈魂,因壓抑而低沉沙啞的聲音充滿著無法違抗的力量。   「戍......戍......」向慾望屈服的祁,白玉如藕的雙手只能攀著他至高無上的情人,順從的喊著他刻在心裡,千年也抹滅不掉的名。   迷濛的眼,似乎看到了一抹自負、驕傲、攝人心魂的微笑,他尊貴的太子、他的戍,一夜一夜帶他進入銷魂禁地的情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